让中国亿万家庭幸福和谐 全国统一热线:400-002-4301

没有亲密的夫妻是室友
不够亲密、不懂得处理差异是中国夫妻最大的问题。
想拥有一个好婚姻,我们还需要做哪些功课呢?

 
不懂得处理差异,是中国夫妻最大的问题
 
在约翰·贝曼博士看来,中国夫妻最大的问题,是不懂得如何处理彼此之间的差异。当夫妻俩的想法不一致时,他们可能会吵架、打架,甚至衍生暴力;可能会为了避免吵架而选择逃避问题,就好像钻进地底一样,两个人都不开心;可能会妥协,你退一步,我让一步,但是心不甘情不愿。无论是选择哪一种,夫妻的亲密关系都会受到影响。过去,我们常常说要解决婚姻中的冲突,但冲突是夫妻差异的结果。如果等发展到冲突的程度再去解决,恐怕已经有些晚了。
 
为什么他们不能接纳彼此的差异呢?那是因为在面对伴侣时,很多人总是觉得:我的感受比你重要,我的观点比你重要,我的期待比你重要,我的工作比你重要,我的父母比你重要……那么,伴侣很自然地感觉被拒绝、被抛弃或者不被理解,于是争吵或者冷战出现,夫妻的亲密关系就被破坏了。我认为,每个人都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存在。人的存在本身,比行为、感受、观点、期待更重要。所以,在解决夫妻差异时,我经常会问他们一个问题:什么更重要?只有搞清楚这件事,我们才能够真正做到接纳——哪怕我不喜欢,但是,我可以接受。”
 
曾经,约翰·贝曼博士和太太的最大差异是关于时间的运用。他们都是治疗师,而且满世界地跑。有一段时间,约翰·贝曼博士来中国,太太去土耳其;约翰·贝曼博士来新加坡,太太去伊朗……结果,他们相聚的时间非常少,都觉得在对方心中,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并且因此发生过冲突。通过沟通,他们更加尊重伴侣的感受,在安排自己工作的同时考虑对方的安排。比如这一次,约翰·贝曼博士原计划是10月去新加坡,但因为太太10月在加拿大,所以他特意把去新加坡的时间调到11月,这样夫妻俩就可以在家里共度一个月,享受亲密。
 
在性生活上,很多夫妻可能会有差异:一个希望每天都有,另一个不感兴趣;一个希望只在床上,另一个希望变换地点;一个喜欢白天,另一个喜欢晚上……如果这些差异解决不了,那么,夫妻就很难拥有性的亲密。约翰·贝曼博士会帮助这些夫妻意识到:妻子(丈夫)比我的欲望更重要。既然,人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差异自然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夫妻俩就可以放下期待,坐在一起讨论差异,运用自己的资源做出更适合他们的选择。
 
还有很多人会认为父母比伴侣更重要,夫妻之间因此产生很多矛盾。这种情况在加拿大很少发生,但在中国比较常见。约翰·贝曼博士认为,父母对子女婚姻的入侵,可能会把家庭关系搅成土豆泥。
 
比如,有些婆婆对自己的定位不准,想做儿媳的“老板”,儿媳要么事事讨好婆婆,觉得自己被贬低、不受重视,渐渐在心里积攒很多怨气;要么逃避退缩,对婆婆敬而远之,和丈夫的关系疏远;要么是指责婆婆和丈夫,家里硝烟不断……无论是哪一种,不恰当的沟通方式都会导致婆媳冲突的产生,进而影响夫妻的亲密关系。而通常情况下,对这个男人的争夺,会以媳妇的失败告终,因为婆婆是不可能把儿子放下的。
 
约翰·贝曼博士认为,夫妻的亲密关系更重要。如果婆婆能够放下儿子,把他还给他的妻子,这是最理想的。但是,我们不要因此去指责婆婆,因为冲突的产生,儿子和儿媳也有“贡献”。同样,儿媳也不要因为婆婆不喜欢自己就自责,觉得自己不好。在萨提亚的理念里,这是一个系统问题,不是哪一个人的错。
 
遇到这种婚姻咨询,约翰·贝曼博士一般会首先探索夫妻俩的状态:“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你的感受怎么样?你在想什么?”然后再帮他们看到自己内心的渴望,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怎么去要。
 
最关键的是,约翰·贝曼博士会帮助他们放下批评和指责,进入婆婆的内心,去看看她的感受和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婆婆可能会担心被儿子抛弃,感觉恐惧、愤怒、丧失。所以,约翰·贝曼博士会教男士如何给妈妈安全感,比如亲口对妈妈说:“我不会从你这儿跑掉的,我不是拒绝你。我和妻子只是有了新的关系,就像你和爸爸。我做好儿子的同时,也可以做好丈夫,这是两种不同的角色。我现在和你说这些,也是为了我的孩子,因为只有一个好的婚姻,他才会幸福成长……”还可以每周拜访妈妈,给妈妈买一些礼物,用实际行动给妈妈安全感。丈夫还必须要长大,学会独立,承担自己在婚姻中的责任。
 
约翰·贝曼博士也会帮助妻子调整期待,把期待婆婆改变调整为自己改变。接触自己的渴望,学习如何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她渴望被爱、被接纳,那么,就可以坦诚地告诉丈夫:“我想跟你多待一会儿,我想让你对我感兴趣,我希望跟你单独做一些事,而不是跟你妈妈一起,我渴望和你有身体上的亲密……”这样,她的渴望才能够被丈夫接收得到,才有可能实现。
 
约翰·贝曼博士说:“我们一定要明白,伴侣是不可能满足我们每天所有期待的。如果能放下一些期待,就能为彼此的态度和关系留有空间;如果放下对过往的失望,对伴侣多一些感谢,爱就能流动起来;如果放下指责,彼此接纳、关爱、欣赏、倾听和支持,夫妻关系就能够更加积极,更有活力。”
 
没有亲密的夫妻是室友
 
“大部分的夫妻在孩子出生后,他们的角色就发生了变化。‘丈夫’变成‘爸爸’,‘妻子’变成‘妈妈’,作为夫妻的互动
越来越少。如果做个比喻的话,中国的夫妻像是两条平行线。丈夫忙着工作,没时间陪伴家人;妻子忙着照顾孩子和做家务,没精力和丈夫交流。虽然两条线都在向着同一个方向延伸,但是彼此之间的连接和互动却很少。没有亲密,又住在一个房间里,他们的关系更像是室友,而不是夫妻。
 
在约翰·贝曼博士看来,夫妻关系不能停留在做事情层面上,而是要保持积极的互动和连接,也就是要增加亲密。其实,他们可以拥有各种各样的亲密。
 
比如情绪的亲密。每天在很多细小的事情上,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回到家里,快乐地问候一声彼此;分开后,打一个电话,哪怕很短。用开放的姿态分享彼此的感受,既分享快乐、喜悦、幸福,也分享担心、失望、悲伤,甚至是愤怒和恐惧。这种有规律的表达,会让婚姻在细微处连接,保持活力。
 
性的亲密和身体的亲密也很重要。女人能够把两者分得很清楚,男人则容易混淆。当妻子说“我想和你靠近一点儿”时,丈夫的反应通常是:“好,那我们上床吧!”事实上,妻子此时渴望的只是耳鬓厮磨的温暖和亲密,而不是性。很多女人抱怨过这个问题,他的建议是:“你可以给伴侣一个清晰的信号,比如,我只想牵你的手。”
 
男人经常把身体和性绑在一起。有些女性害怕被伴侣拒绝、批评、攻击,会习惯地讨好丈夫。在心理能量不足时,她们的口头语言和身体语言也可能会不一致,让男人误以为女人说“不要”时,就是在说“要”。
 
性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情,对某些男人来说,被妻子拒绝性要求,意味着:你不爱我了,你不在乎我,他会感觉很愤怒,很受伤。约翰·贝曼博士建议妻子可以这样说:“此时此刻的这个时间不合适。”丈夫就知道,是时机不合适,而不是他这个人不合适,自尊就不会被触犯。不过,性的亲密对于夫妻关系是很重要的,它会让婚姻充满活力。

 在精神方面,我们可以拥有智力的亲密、审美的亲密和灵性的
亲密。智力的亲密,是指夫妻可以一起讨论重要的话题,比如社会、经济、政治、天文、地理、历史等等,包括自己的专业。约翰·贝曼博士和太太经常讨论心理治疗的话题,如何处理精神分裂、如何处理创伤等等。他们也会分享彼此对生命、宇宙的看法,这些讨论会让他们在智力上连接。每当和太太讨论这些话题时,约翰·贝曼博士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因为这种感觉太享受了!审美的亲密,就是能够一起欣赏美丽的东西,比如音乐、艺术、诗歌等能够陶冶人情操的“阳春白雪”。约翰·贝曼博士和太太就非常享受一起听音乐,一起看芭蕾的美好时光。灵性的亲密,是指夫妻在灵性的层面是有连接的。拥有灵性亲密,并不表示夫妻俩要一起去教会,而是能够一起体验生命力,比如,两个人可以一起静心、冥想等等。
娱乐的亲密和社交的亲密,也有助于改善婚姻质量。约翰·贝曼博士和太太拥有社交的亲密,他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经常一起参加聚会。所以,周末的时候经常会讨论:“这周想见谁?跟谁一起吃饭?在我们家吃,还是在他们那儿的饭店吃?”娱乐亲密是指夫妻俩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可以一起开心地玩,比如滑雪、打球、唱歌、游泳等等。
 
约翰·贝曼博士解释说,一个好婚姻,不意味这些亲密都必须有。比如,他和太太在娱乐方面的亲密就很糟糕。约翰·贝曼博士喜欢打乒乓球,但是太太不喜欢;太太喜欢填字游戏,约翰·贝曼博士不喜欢。很多人去温哥华都会滑雪,他俩从来不去玩,宁肯晒晒太阳,什么也不做。因为他们已经拥有很多种亲密,所以即使缺少娱乐的亲密,也不影响感情。
在夫妻治疗中,约翰·贝曼博士通常会建议夫妻至少要拥有3种亲密,只有一种亲密肯定是不够的。他经常会和求助的夫妻一起讨论:“你们是如何发现彼此之间的亲密呢?有哪3种亲密,你们是愿意改善的?”当他们拥有了3种亲密之后,可能就会慢慢增加别的亲密。有时候,不同的亲密是可以叠加和融合的,比如,拥有社交亲密后,讨论的话题增多,可能又会拥有智力的亲密;拥有身体的亲密,性的亲密自然也会改善。
 
约翰·贝曼博士说:“我们的婚姻都不是完美的,但是我们可以增加亲密的方式,丰富我们的生命,改善我们的婚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