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唯一官网amjs

郑州金沙国际心理咨询
预约电话:0371-86667057 86667059 86667053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与英协路交叉口盛润国际广场东座1307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我的位置: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amjs > 心理障碍 > 焦虑 >
焦虑

] 考试焦虑症的心理动力学和分析性的心理治疗

更新于 2014-02-24 ? | 浏览次数

 

曾奇峰译 施琪嘉校

考试的发展历史和社会功能

当我今天准备就考试恐惧症的问题谈一谈心理动力学派的观点时,我的中国同行告诉我,据他们所知,很多中国学生有考试恐惧症。根据我在法兰克福大学学生心理治疗咨询中心十二年的工作经历,我可以证明,在德国学生中,考试恐惧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很多学生到咨询中心,以便在或长或短的治疗中解决与考试恐惧相关的冲突。我们还可以发现,在完全不同的社会系统中,考试及相关的理性的和非理性的恐惧影响着每一个人。
我想在此假定,从历史上看,考试建立在具有简单组织的人种的成人仪式之上。我们可以把成人仪式看成青春期内驱力发展的社会性终结;代际关系发生了改变,父母--子女关系变得更为对等。以前的孩子变成了成人。在今天,考试依然是个体生命史上的分水岭,并可导致社会关系的变化。
在成人仪式消亡之后,考试继承了它的主要特征。简单的工作和低级的分工不需要更进一步的关于“及格” 或“不及格” 的标准。考试具有的社会意义高于其专业上的意义。这也是封建社会的一个事实,即一个人的出身比他的能力更能决定他的将来。我们可以认为,封建的考试制度是一种官僚主义的考试制度,就象我们从古代中国历史中看到的一样。这种制度在十六世纪被耶稣会士传到了欧洲学校,在十九世纪随着资本主义竞争社会一起发展起来。这样的考试系统以客观、匿名和书面试卷为特征。分数制度是以数量为目标。在官僚主义系统中,考试是组织化和社会化的工具。
随着工作过程的控制程度和理性程度的增高,出现了考试的第三个发展,即“理性化” ,也就是使考试更加有效和更为理性。考试成了学习本身的一部分;考试的教育功能,学习方式的把握,以及挑选合适的工人,均作为一种辅助功能突显出来。进修和对进修的评判,成了一件终身的事情。
如果考试代表着社会功能、地位和收入,那它们就必须接受我们在心理学上的质疑。考试必须是客观的、可信的和前瞻性的。但在今天进行的大多数考试中,这些标准只在很低程度上得以贯彻。更有效的课程和更先进的人员训练方法肯定能够使知识和技能的获得变得更加有效。在很多的案例中,一种被称为隐性教育计划的方法优于考试制度和考试过程。

考试状态和考试恐惧症的心理动力学观点

1.考试领域
考试可以被描述成一种社会领域,它包括几个基本的因素:考试内容、准备、考生、同考者、老师或者考试委员会、考试本身(方式、过程和目标)、结果和意义(对个人、家庭和社会而言)。对考生来说,这些因素都很重要,因为:每个因素都是真正的威胁,可以导致所谓的正常的考试焦虑。这种情况可以发生在事实上就没有学好、所以并没有掌握相关课程的考生身上。此外,任何因素都可以是神经症性考试恐惧的原因,也就是说,神经症性冲突的复活是因为其童年经历。这种情形也许可以表现为,考生与教师的关系以父母与子女的关系的形式展示出来。
在考试冲突和考试恐惧的发展中,有三种不同的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考试作为一种自我实现的状态展示着个人的方面。超个人的方面有着三个不同的内容:考生与教师之间的交流,考生之间的竞争或合作,以及社会评价。第三种观点是,潜意识的转移激活了潜意识的内在的恐惧。
针对个体的考试是用来检验他或她的智力水平以及精神的成熟度的。但是,考试是人工的、特殊的场景,与日常生活的场景不同,它是必须面对的浓缩的、动态的艰难场景。父母以老师的特征突然出现,使对环境的控制变得更为复杂。考试冲突和恐惧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父母--子女关系对考试状况发生了潜在的影响。就象我们所看到的,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考试已经变得更加理性;在青春期里,代际之间的冲突被抽象并且被战胜,更为理性的考试得以发展。在每一天里,代际冲突都在影响着考试,并可以把考试场景神经质化。社交能力会受到奖赏,行为方面也很重要----至少在口试时如此。所以我们可以说,在一定意义上,如果目标一致,成人仪式就可以和考试一样理性。
在童年的某一阶段,我们可以看到与考试并行的内在精神的发展;儿童会假想来自父母的考试和评判,并把它们内化到自己的意识之中。这样他一生中都会在意识里留着一位监考者;这会导致一种无时不在的发生在心灵深处的考试。这意味着,考试是广泛存在的生理的和精神的现象。

2.正常的考试恐惧

正常的考试恐惧是:恐惧来自确切的、现实的内容,并且与考试本身的危险程度相一致。有很多因素可以导致这种情形,如要求太高,材料太多,时间不够,智力不够,生病或情绪欠佳,懒惰,还有教师自己神经质或用异常的方法对待考生。考试本身就可以引起恐惧,其程度与考试的重要性相一致。恐惧可以是激励或者导致麻木,发生哪种情况与个体对恐惧的一般耐受性有关,也与威胁的大小有关。高度的或神经质的恐惧总是会导致麻木;考试恐惧可以导致一种恶性循环:智力的发挥受到阻碍,导致恐惧的增加,如此反复互相加强。我们可以说,对考试的恐惧是合理的,这意味着在考试中有恐惧感并且把它们表现出来是被允许的。

3.神经质性的考试恐惧

3.1.症状的描述

考试恐惧的症状是什么?从行为选择的角度看是逃入疾病:坐骨神经痛、胃不适、发烧。工作障碍和兴趣的改变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在考试状态中,可以有激惹的和挑衅性的反应。模仿、声音、行为和字迹上的改变是常见的现象。一个德国研究小组考察了大约500个考生的临床症状。所有考生都有血压升高、脉搏和呼吸加快,血糖水平升高。72%的考生感到有胃部空虚感,62%双膝发软,63%感到口渴,49%喉头发干。有以下一些症状的考生的数量均超过50%:

思维:不能集中注意力,思维减慢,概括能力丧失,怀疑,健忘

感觉:紧张,悲观,自卑,不安,孤独

运动感觉:发抖,不协调运动,痉挛

营养和排泄:食欲缺乏,胃无感觉

3.2.恐惧的概念

恐惧可以被定义为身处危险境况的无助感。有自动恐惧和心理(即简单的)恐惧两种。一般说来,只有处于特定发展时期的儿童才知道自动恐惧----尤其是危险的情况。成人的心理恐惧只是避开深层的自动恐惧的信号。我们已知五种情景可以使儿童产生恐惧和由恐惧控制的防御机制:

1.出生,在这一过程中孩子离开了完美的、舒适的、安全的子宫;

2.婴儿心理--生理上的无助感,此时他或她完全依赖其母亲;

3.失去母亲的威胁。这种危机感将通过双重学习被征服:婴儿必须学会知道,母亲总会回来的,他或她不会失去母亲的爱;

4.阉割焦虑,发生在俄底浦斯期,此时孩子处在对父母的爱与恨的冲突中;

5.超我恐惧,例如良心的谴责或内疚感,是由对母亲或父亲的现实的和幻想的需要的反省而引发的。

这些恐惧的功能是,发展防御机制,并进而克服恐惧。每一个个体都被这些防御机制武装着。

不论防御机制是正常的还是病态的,均是个人在童年期控制危险情形时学会的。对一个神经症患者来说,考试在潜意识层面是多重危险的局面,童年期多种威胁被唤醒。这意味着考试恐惧是多种恐惧的混合体。

3.3.考试的潜意识的危险

a)惩罚情景

在每个神经症性考试恐惧的案例中,惩罚作为一种内在的因素在起作用。对考生来说,潜意识里考试代表着被惩罚的可能性,教师代表着父母的角色。所以惩罚就是考试本身。这就是说,对于考生来说,考试状态会被考生认为是针对父母亲的攻击性和性需要的表现。考试的意义对社会和对父母都是十分重大的。考生会下意识地害怕由于他的攻击性和性需要而受到惩罚,这种害怕会影响他发挥他的能力。

例子:
一位二十四岁的女大学生,医学专业,她因两次结业考试不及格到我这里来做心理治疗,治疗考试恐惧症。在她的早年经历中,严重问题困扰着她:她既不能发展与同学的关系----象其他女性在她这个年龄所做的一样,又不能在其它领域找到自我的价值。在考试中,面对众多的男性教授,就象是面对俄底浦斯期的诱惑,她的愿望因此受到了非理性的恐惧的惩罚。

b)诱惑的情景

在诱惑的情形下,害怕被惩罚的恐惧不再起作用。无意识的愿望导致了强烈的、本能的恐惧。因此,这是由考生的本能冲动产生的恐惧。

例子:
B先生,法律专业学生,两次取消了已确定的口试时间,因为他无法战胜其莫名的兴奋和恐惧。在心理治疗中,我们发现,考试对他来说意味着卷入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竞争中,“用他学到的知识打击他的老师” 。潜意识里,他把口试看成对老师的攻击和对同学的挑衅。

c)分离情景

考试标志着某一人生阶段的正式结束和独立于父母的新的阶段的开始。这会激活出生时的创伤性体验,也伴有失去帮助和失去爱的威胁。所以考试可以导致分离,并使创伤性体验重现而产生恐惧。

例子:
C女士,18岁,储蓄银行实习生,因睡觉而错过了结业考试。在考试的前一天,因她的过错导致了一场事故。她的老师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与C女士交谈后发现,她希望在考完后搬出父母家,开始自己的生活。她对将来的处境还是有许多担忧;尽管她有强烈的独立的愿望,但仍完全避免一个人过周末。

d)面对诱惑,考生表现出自我毁灭的方式

下意识的自我毁灭倾向可以导致考生不为考试做任何准备。但我们也知道另一种相反的情形,就是以过分努力来表达自我毁灭,这一样可以导致考试失败。

例子:
D先生,40岁。他通过了所有社会学课程的口试和笔试,但仍不能完成结业论文。他向我介绍了他准备写的辉煌的论文,其中将涉及很多问题,并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在这种夸大的愿望的反面,是他无法面对可能对他造成伤害的处境。所以,剩下的就只有以一种自我毁灭的方式转向自身。因此不完成对他的职业生活来说必不可少的最后的证书。

e)伤害情景

考试中的智力成绩也可以唤醒自恋倾向。自恋可以受到考试的伤害,因为考试意味着检验其实际能力。在这种情形下,考试可以导致强烈的失去自恋的恐惧。

例子:

E先生,23岁,两次改变专业以后来到我的诊室:他不能忍受一位老师没有给他所希望的分数“最好” ,而只是“好” 。他也知道,在新的专业里,他会带着他那容易受伤的感情去的,所以他最好是能降低要求,不必总是以“最好” 通过考试。

在每一个考试恐惧症的案例中,我们必须找到恐惧所起的作用。我们一开始就要假设,考试恐惧是多种恐惧的混合体。按出现的频率可作如下排列:在大多数病例中,都有攻击性的满足倾向和对这种攻击性可能受到惩罚的恐惧。然后是对潜意识的性冲动可能会受到惩罚的恐惧,性诱惑,以自毁方式表达的性诱惑,分离的恐惧,受伤害的恐惧。

c) 总而言之,考试恐惧症并不意味着智力下降,而是本能冲突造成的复杂的现象。这就是说,因为非理性的因素,神经症患者不能通过必要的测试。

在考试中,他们感到要顺从某一潜意识的核心,这激活了他们童年期某一不可控制的危险状况所产生的恐惧感。每一个人在他的童年期都经历过这样的危险,而每个都用略不相同的方法对待它们。

预防考试恐惧症,我的观点是,考试本身应该尽可能减少可导致神经症性冲突的因素。例如,避免考试密度太高,宽容的和友好的考试氛围,明确的考试范围,以及如果可能的话,在考试前进行一次考生与老师之间的对话。老师们必须学会理解,内心冲突如何导致考试恐惧症,以便他们对考生们表现出的移情反应有所准备。

即使有了这些预防手段,总是还会有考生有恐惧。这只有通过心理治疗才能解决。根据我个人的经验,我可以说,在焦点治疗的框架内,以冲突为中心的治疗被证明是有效的;这一治疗共二十次,每次一小时,每周一次或两次。开始的几次中,理解考生的人格结构,以及与考试恐惧有关的潜意识冲突,我的治疗是以对焦点冲突的理解为中心的。治疗师必须做的是,紧密注视这些焦点,并针对这些焦点做尽可能大的干预。显而易见的是,焦点冲突也会出现在移情反应种治疗师的反移情中;一般说来,这些移情反应的源头是容易追溯的。时间上的限制也应特别注意----因为这是典型的考试状况的投射。患者对时间限制的潜意识反应表达了他或她潜意识里对相关考试的态度和相关的内心冲突。

 



上一篇:卡伦 霍妮谈神经症 ?? 下一篇:] 考试焦虑症的心理动力学和分析性的心理治疗
分享到:
版权所有:金沙国际唯一官网amjs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与英协路交叉口盛润国际广场东座1307室
电话:0371-86667057 86667059 86667053 ?? 网址:/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847号

备案号:豫ICP备16018227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